雪夜裡的星塵

天馬行空 天馬行空跟天馬行空 跳冷坑小能手 緹亞 TRHP LMHP SSHP HPSS 基錘 Newtmas鳴佐 鬼使兄弟 狗崽 坑底很冷的 一起取暖不?

其實我真的有在認真寫 可是多了好多想寫的東西啊 想寫劇情向又想寫正經向 最後寫出四不像ojz 我真的很認真的想的(;´༎ຶД༎ຶ`)(;´༎ຶД༎ຶ`)(;´༎ຶД༎ຶ`)

前天轉電影台的時候看到Alan Rickman(以下簡稱AR)的電影忍不住停下來把它看完 明明是一部很嚴肅的電影我卻三不五時的笑場 AR在裡面的表現實在好可愛啊啊啊啊啊啊!當每次聽到要請示上級時那個 Oh!come on! Are you serious!那個反應簡直不能更好笑了 還有每次重複能不能攻擊那裡實在是hhhh每次都想吐槽be serious!(你才是惟一不認真的!)

好 在看完一遍後面又再看一次重播 想談談Eye In The Sky這部電影 真心推!我盡量不劇透 如果喜歡AR推薦一定要去看雖然我一開始停下來看的原因是因為AR扮演的SS 

劇情開始在General幫女兒買娃娃 打電話那裡真的很有趣 看著一個堂堂的將軍一臉認真的看著琳琅滿目的娃娃最後無奈打電話實在是一個很有喜感的畫面 在會議室外面通完電話一臉懷疑(困擾?疑惑?)的表情跟下屬對話那我狂笑了很久hhhhh後面會說我為什麼特別描述這個場景

這部片聚集了許多有趣的角色 將軍,上校 ,從沒發射過飛彈的無人機機長及助手,政客,檢察總長,國防部長,外相。個人認為要成就這部片這些角色缺一不可。有趣的是,你很容易可以看出,那些人是坐在桌子後面看報告的人而那些是曾經身歷其境的人。

原本一個活捉的計劃因中途變成了擊殺。題外話,發現很多好萊塢的編劇都喜歡諷刺政治尤其是政客。為了要確定恐怖分子的身分,英軍要求肯亞軍方派人跟蹤,即使知道探員可能因深入反抗軍陣營而遭受危險而已有探員被反抗軍處決的經證實消息仍如此要求。這裡肯亞軍官沈默後回應令我印象深刻。

當牽涉到英美兩國時政客們為了不想承擔政治風險堅決要請示上級。這裡AR的話我很喜歡:「你派我們去打仗我們聽命前往,而由此引發的問題請你們勇於承擔。」(沒文化的我翻譯不出原文的十分帶感啊哭唧唧)

當來來回回請示到攻擊許可時卻因一個在攻擊範圍賣麵包的小女孩重啟了爭執。機長要求暫停發射。女政客(沙拉還是珍妮什麼的我忘了)說,那裡有個小女孩我們不該發射飛彈。應該重新請示。在請示的這段期間裡肯亞探員因操縱小型偵察機離目標非常接近是有被發現的危險的,而他們不知道或是知道但並不在意。

這裡引發的爭執非常……發人省思。一開始機長的反抗或許真是惻隱之心。但女政客卻不然,從她與外相的對話看來她怕的只是被媒體攻擊他們明知有個小女孩在攻擊範圍內但仍發射飛彈。我覺得她說的話十分的令人髮指。她不在乎其他人的命嗎?或許不是。將軍說放走恐怖分子確定造成會的傷亡裡也會有其他無辜的年幼兒童。但她眼裡只有她看到的這個小女孩。

從與肯亞軍的互動來看,他們是合作關係。但對他們是否會犧牲或許並不是那麼在意。讓一個被認出機率非常高甚至被捕獲就兇多吉少的探員去反抗軍巡邏的地方就為了買麵包可見一班。

而這裡探討到一個關於道德的問題。預估至少有八十幾人甚至更多的傷亡對比一個年幼的小女孩。人命是不可以放在天平上比的,但這是戰爭。犧牲一人或是犧牲數十人或更多。

就道德高標看來堅持要攻擊的人看起來固然殘忍。尤其是女政客最後對將軍說,我對你仍然好好的活在這感到丟臉。而將軍回她,你在這裡喝著咖啡吃著餅乾看到的畫面覺得可怕但你沒看過不發射可能造成的現場,一路走過,屍橫遍野。永遠不要告訴一個士兵他不懂得戰爭的殘酷。最後掛著淚痕的女政客啞口無言。這段的最後一幕停在下屬拿給將軍換好的(笑)的娃娃,將軍楞了一下然後接過。

我特別喜歡將軍給女兒買娃娃的橋段 一般電影裡高階將領給人的印象大多塑造成因為見過太多生死而看似對人命冷漠,冷硬的角色印象。而在這裡,將軍有個女兒。也許跟那個無辜的小女孩同樣年幼。這樣看起來就完全不一樣了。他並不是不在乎那個小女孩的生死,而是曾走過滿地殘肢的他們來說他們的選擇是,救更多的人。

另一個大推這部片的原因還是AR 我發現在HP跟這部裡其實並沒有很多AR面部表情的特寫。但AR的面部表情做得非常的細緻,很多時候只是一個鏡頭掃過去AR的表情就傳達了很多畫面。不需要言語僅就表情就勝過很多人的台詞。在這裡的將軍跟SS就非常明確的塑造了角色性格,這是我很喜歡AR的地方。 而在嚴肅的角色中融入風趣的印象真的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s.這部其實有很多沒有台詞或是簡單的台詞但面部表情補強了整個畫面的地方這是我很喜歡的原因之一

真的好喜歡AR啊啊啊啊啊!雖然他離開了但這位偉大的演員一定會永遠留在影迷的心中的。

敬 永遠的Alan Rickman



关于更文

虽然也许没人 不过跟等文的孩子道声抱歉 前几天突然发现构想有点过于武断了 想再思考思考架构 所以大概暂时不会更 可我真的蛮喜欢这个设定了 在我脑海裡圣母哈实在不太吸引人 应该不会弃 想想怎样比较合理 最近啃了几篇GGHP 萌死了 一代黑魔王真是魅力无穷 跟我构想裡的差好多 写不出这么美的魔王阿 挠牆...  总之 先说个抱歉 五体投地跪ORZ

【HP同人】被掩蓋的真相-01

※实用守则 请看前一篇※

威尔特郡
Malfoy现任家主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讳莫如深。他知道那个人掩藏了很多。实力,战争时的杀伐决断。心计,连Slytherin都自叹弗如的圆滑狡诈。而最让他害怕的是那深不见底的魔力。

不如黑魔王那残忍充满血腥的压迫,也不若Dumbledore那样看似光明却迫人虚伪。那是如平静的海洋般轻柔的流淌令人感到舒适温暖,发怒时却如铺天盖地的怒涛向你袭来让人无处可逃。

在战时他在救世主的刻意而为下成为了朋友。毕竟在黑魔王注定倒臺的情况下有个救世主做为友人总是有益的。而更让他得意的是,比起weasley家救世主似乎更偏向在他家停留。这让他有了更好的理由奚落鼬鼠。Darco Malfoy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跟他幼时的想像十分吻合。跟the boy who lived成为朋友并邀请他来家里玩,最好是住下来。虽然延後了一点时间,总算是实现了。

而这样令人满意的生活让他松懈了。拥有庄园的家族都知道,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即使是家主认可的友人扔会受到庄园魔法的限制,不管是进入或是离开家主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告知。强如黑魔王跟Dumbledore也无法瞒过庄园的警戒魔法不被觉察。

如果不是极欲查阅书房的资料经过那扇从不虚掩的房门,不知还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呢……而看那个跟入住前无二样的房间,他毫不怀疑这并不是某人临时起意的“出门走走”。虽然不是第一次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有别於自己对父亲那份仰慕崇敬,也许是战时的并肩作战,那两人的相处总让他想起在学校的时候跟potter“愉快”的求学时期。他得说他从没看过父亲如此“兴致勃勃”的翻阅诅咒类书籍的样子。总之potter总能让他看到父亲意外生动活泼的一面……

但没有过这样消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的。他从来不晓得Harry有办法在完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庄园里消失。最可怕的是,因为那两人不时的“小试身手”。他个人认为the boy who lived跟前黑魔王最得力的左右手怎麽样也无法沾上小试身手的边。在几次差点造成大轰动的“惊爆!Malfoy家露宿荒野”这种会把先祖们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赏他数个索命咒的丢脸丑闻後,家养小精灵们可是对Harry的魔力波动熟悉到在Harry发动咒语前就通知他并随时在一旁待命了。

对家养小精灵来说从魔法成型到发动即使是多麽微小的魔力波动都能捕捉并感知到。这要如何的强大才能做到……而Harry如此刻意隐匿的离开又是为了什麽?
莫名的,他想起两年前说起Harry态度转变的时候severus告诫他的话。
他说「永远不要去探究那些你无法承担後果的秘密。」想着最近那些流传的谣言跟小道消息他心里隐隐约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陋居
Hermione Granger不,她现在是Hermione Weasley了。跟她当初的预想不一样,不过她现在仍是顺利的留在了巫师界且有了自己的孩子。在法律执行司担任助理。托黄金三人组这称号的福,即使Harry不愿在魔法部工作她的升迁还是比其他人要容易一些。她很快就会向所有看不起她的人证明麻瓜种的能力的。

窗外响起敲击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来自魔法部的加急密件!难道出了什麽事吗?心里闪过了几个可能的选项,一切都在拆信後化为一声嗤笑。她已经告诉那些人了,但他们听了吗?没有。愚蠢的魔法部,食古不化的人们。将信扔进壁炉她起身拿起斗篷赶往魔法部。熊熊燃烧的火焰缓缓吞没的纸上依稀可见“魔法部遭到不明袭击!奥罗司损失大量人手……

翻倒巷
Alexandra Colombo以兜售人的毛发指甲为乐,不论巫师麻瓜。她最常做的就是揪住从眼前经过的人在推销之时趁其不备窃取毛发指甲。她突然想起几年前抓住的那只苍白的手。那个後来又回头恭恭敬敬的向她这个肮脏的骗子鞠躬要跟她“交易”的孩子。突然就很想知道那孩子的近况,反正无本生意一天不做也没损失。闪过想拔她头发的手诅咒了想偷她钱包的混混後来到了一扇銹迹斑斑的铁门前,抬手欲敲门时门向内打了开来。
陈旧的气息带着木头的香味扑面而来。「我对你的东西没兴趣!我是要来使用我寄放的东西的!」对着举目所视的四面嵌入墙面的玻璃柜大喊,虽然很丢脸但还是谨慎的对自己施了个Bubble-Head Charm.
眼前的柜子向後退去一俊美的男子从柜子後现身,如果无视他媲美烟熏妆的双眼的话……「你嚎什麽,白魔王要占领这破地方了吗?你堵在门口是想为谁开路吗?」还顺带翻了个白眼。Alexandra关上门转身狐疑的看着自顾坐上高脚椅的男子。双手交叉胸前一副睥睨样,但眼尖的她却发现左手的手指却比平常苍白许多。就像是使力过度的样子。「你……」「我知道你会来。」转眼间男人的右手虚浮着一颗晶莹的水晶球。左手向右一挥玻璃柜退开来一扇木门浮现。「拿去。小声点,我并不想知道。」Alexander喝下跟心爱物一起飞来的小瓶子小心的捧着怀里的水晶球走进那扇木门。
确定木门完全阖上後暗暗的松了口气,没想到会受到这样的突袭。当年被追杀之时换取的契约,用庇护换取当印记灼烧时提供其後代协助。而以那个人的判断标准,所谓协助……
那个印记,缠绕在宝剑上的蛇。无法被抹去。当契约达成前拥有者死亡将会继承在其後代身上。拥有的人并不多。无法被模仿。原本静止不动现在却昂起头对他嘶嘶吐信的蛇。

暗夜的拜访,注定不被人相信的预言家,从未被激活的印记。他从不相信所谓的巧合。就像当年的追杀。清閒的日子,怕是到头了……

海的另一边
Nurmengard的夜晚通常是寂静无声的。准确的说,即使是黑巫师非不得以也极不愿踏足之地。而今日却来来往往了好些人。跟某些自诩正派的白巫师不一样,黑巫师有许多自己获知消息的门道。他相信他的人不会走漏任何风声,那或许是跨境时被捕捉到某些痕迹。不管如何他确信必定跟现在躺在客房床上睡大觉的男子有关。从来人的态度看来他们只知道有人进入德国境内。而问题是,为何如此急於试探他的身份?

※Bubble-Head Charm泡头咒
作者有话说:
觉得有的翻译好苏啊……任性的想用自己喜欢的译音 大家自备翻译器(被揍
然後Alexandra Colombo名字是我创的 不过这个人就是在翻倒巷拉住小H的那个女巫 烟熏眼妆男是自创角 在写的时候突然想到吧唧wwwww 後来想想自创角可能难避免 我大概会尽量用剧情里那些没名字但有出现的人~ 

【HP同人】被掩蓋的真實-00

写在前面:私设比L拔的头发还要多(被阿瓦达。有黑老邓,狮院maybe  尽量不白蛇院 生子提及 小哈情归何处暂定L拔 总之就是活了几个我想诠释的角色 有少许原创角为推动剧情而用。这里没有哈金!韦斯莱只双子有好感
写我心目中的harry 及某些作者很在意且耐人寻味的片段也许不是那麽符合原作的设定 接受讨论不接受拍砖 谢谢!或是你可以当AU看

在备受欺凌的环境下成长了11年的孩子如何单纯阳光?在无法控制自身魔力自保的情况下救世主的童年是如何度过的?光明正直冲动的救世主究竟是被培养的结果还是为保护自身的刻意而为?而救世主的预言又有多少的真实?
☆☆☆☆☆☆☆☆☆☆☆☆☆☆☆☆☆☆☆☆

2000年1月31日
恶名昭/彰的Nurmengard即使在失去了她的主人後仍是大多数人不敢踏足的禁地。既然没有受到威胁人们也乐於将其抛之脑後,德国的魔法部也任其发展,毕竟即使那位不在了其下属也不是他们惹得起的。在这样蒙着眼睛就当作不存在的自欺欺人之下,任何一点动静想当然尔不会受到任何关注。

这个几乎被众人遗忘的场所今天迎来了意想不到的客人。「年轻人,你为何而来?」慵懒的声音却让人难以捉摸。「为寻求庇护而来。」兜帽下的声音带着朦胧的掩饰。「你,寻求我的庇护?」瞬间加重的语气伴随着铺天盖地的魔压朝着青年呼啸而去。「您,第一代的黑魔王陛下连同整个圣徒。」不卑不亢让人难升一丝厌烦。金发的王者注视眼前掩其面貌许久,摒退了逐渐涌上的部下们。「你也是Adolf。」唯一留守的男子暗暗扫了对面的人一眼迅速离开。

待脚步声远去後男子掀开了兜帽。「冒昧前来望阁下海涵,若非情况紧急不会以如此无礼的姿态拜访。」看着优雅施礼的人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Gellert心里翻了个白眼,如果你不是强制破除幻影移形的禁制浑身是血的话也许自己会相信。要知道当年魔力顶峰的自己设下的禁制可是连Albus都难以通过的。现在这个人就这样无所谓的闯入了。

「你会来就表示你有十足的把握了。」魔王毫无压力的以话家常的语气接话。「两年前的真相和你最想要的东西。」来者看着如眼前锈迹斑斑的铁栏杆,魔王尊臀/下的石板床两边古迹一般脱落的石屑再看看被自己炸破不断灌入寒风的大洞,最後回到了魔王脚下的椅子撇撇嘴,魔王的待客之道实在不怎样。

但这是他目前握有最大胜算的筹码了,而且他感觉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腿流下……时间不多了。咬着泛青的唇甩出最後的筹码。「我Harry・James・Potter为寻求Gellert・Grindelwald及圣徒的庇护而来,将告知两年前的真相及其亟欲探知的真相。以我的灵魂起誓所言非虚并且愿以诚告知给予帮助。」语毕黑色细短的藤蔓缠上了纤细的过分的手腕盘成了狰狞的形状寒光一闪随即消逝。魔王挑眉看着脸色又白了几分的青年……不语。

也许太自大了,青年在眼前一黑直直的倒下之前反省着自己的过度自信。即便会失去那个,他也认了。只是……不甘心呀!

魔王扶住倒过来穿着破的不像样的斗篷的身躯。失去了意识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散落的长发露出了额间的淡淡痕迹。将轻得不像样的人放在石板床上,却有只手紧揪着他的衣服。满布老茧的手圈上了细得不可思议的手腕「如你所愿。」契约成立。

初来时那弥漫的战意Gellert并不陌生,这样瘦弱的孩子却堂堂正正的硬是扛住了他的魔压,而他能感受出那孩子有所保留。Albus这就是你用尽心机培养出的救世主?

在思考之时从那孩子身下涌/出的血逐渐浸/湿了他的床。死在他的床上可是无法构成庇护的。但那颈子上嘶嘶吐信摆出攻击姿态的蛇可不是条可爱的麻绳……而床上的人当然不能命令他的宠物停下。魔王无奈只好伸出双手「我不是你的敌人,如果你不让我靠近我保证你很快会失去你的主人。」魔王觉得跟个爬虫类对话的自己实在是蠢透了,如果那条蛇坚持不给魔王让路他一定要把牠轰成渣滓!但那个不知底细的小子若是醒来发现自己的爱宠被轰成渣不晓得会怎麽样……

正左右为难时就看到那条蛇缓缓的移位进衣服里在手腕上当起了伪手环……他是怎麽从那丑陋的蛇脸上看到鄙视的?魔王毫无风範的瞪着那畜生无比希望牠就此燃起来。

而久等无消息而前来的Adolf看到的就是这麽一副自家上司瞪着床上人的手的怪异景象。Adolf只好轻咳几声表示自己的到来。「Adolf。」「是?」「你在那边站多久了?」「……」「陛下您……」Adolf示意了一下床上的人,毕竟魔王/还要面子的。「去找人来医治他,规矩你知道。」不外乎就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嘴的人,当然无法克制的话他们也很乐意效劳。

在治疗师兵慌马乱的一阵忙乎後总算是止住了那流个不停的血。救世主果真不同凡响,连几个世纪以来没人成功的事也让他成功了。他昨天竟接待了一个孕夫!该说不愧是救世主?看着医疗报告的Gellert讽刺的想。那洋洋灑灑的一片……诅咒、黑魔法伤害、魔力暴/动後遗症,最後一项更是耐人寻味-黑魔法反噬。即使他身在德国对於英国巫师界的事也称得上是了如指掌,但传回来的报告可是没指出the boy who live是黑魔法的爱好者啊。这是某些人的刻意隐瞒还是……想到救世主那惊天动地的拜访他更偏向後者。救世主瞒过了整个魔法世界。这可真是有趣了……被染黑的救世主或是更正确的说,在第一代魔王之前揭露少许真面目的Harry Potter。

而刚刚那孩子许下的可不是一般的誓言。不同於常见的那种不破誓,那是黑巫师的誓约。发动条件非常简单,但要求魔力的精细控制。一点点失误就会变成无效的誓言,,但若是成功束缚力更甚,违背的後果不仅得在世时无条件听从对方,即使死後灵魂也必需任由对方差遣。无从解咒亦无法被探知。而黑藤蔓的印记便是施咒成功的证明。

魔王毫不怀疑魔法界将再一次掀起波澜。毕竟他求助的对象是前黑魔王可不是德国魔法部。

作者说:HP的初试身手 第一次写文 请多指教 没存稿 有想法就写 更新不定 Lofter新手 听说有敏感词 弄了个侦测 斜线不代表任何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