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裡的星塵

天馬行空 天馬行空跟天馬行空 跳冷坑小能手 緹亞 TRHP LMHP SSHP HPSS 基錘 Newtmas鳴佐 鬼使兄弟 狗崽 坑底很冷的 一起取暖不?

【HP同人】被掩蓋的真相-01

※实用守则 请看前一篇※

威尔特郡
Malfoy现任家主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讳莫如深。他知道那个人掩藏了很多。实力,战争时的杀伐决断。心计,连Slytherin都自叹弗如的圆滑狡诈。而最让他害怕的是那深不见底的魔力。

不如黑魔王那残忍充满血腥的压迫,也不若Dumbledore那样看似光明却迫人虚伪。那是如平静的海洋般轻柔的流淌令人感到舒适温暖,发怒时却如铺天盖地的怒涛向你袭来让人无处可逃。

在战时他在救世主的刻意而为下成为了朋友。毕竟在黑魔王注定倒臺的情况下有个救世主做为友人总是有益的。而更让他得意的是,比起weasley家救世主似乎更偏向在他家停留。这让他有了更好的理由奚落鼬鼠。Darco Malfoy对这样的生活很满意。跟他幼时的想像十分吻合。跟the boy who lived成为朋友并邀请他来家里玩,最好是住下来。虽然延後了一点时间,总算是实现了。

而这样令人满意的生活让他松懈了。拥有庄园的家族都知道,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即使是家主认可的友人扔会受到庄园魔法的限制,不管是进入或是离开家主都会在第一时间被告知。强如黑魔王跟Dumbledore也无法瞒过庄园的警戒魔法不被觉察。

如果不是极欲查阅书房的资料经过那扇从不虚掩的房门,不知还要多久才会有人发现呢……而看那个跟入住前无二样的房间,他毫不怀疑这并不是某人临时起意的“出门走走”。虽然不是第一次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有别於自己对父亲那份仰慕崇敬,也许是战时的并肩作战,那两人的相处总让他想起在学校的时候跟potter“愉快”的求学时期。他得说他从没看过父亲如此“兴致勃勃”的翻阅诅咒类书籍的样子。总之potter总能让他看到父亲意外生动活泼的一面……

但没有过这样消去所有存在过的痕迹的。他从来不晓得Harry有办法在完全不惊动守卫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庄园里消失。最可怕的是,因为那两人不时的“小试身手”。他个人认为the boy who lived跟前黑魔王最得力的左右手怎麽样也无法沾上小试身手的边。在几次差点造成大轰动的“惊爆!Malfoy家露宿荒野”这种会把先祖们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赏他数个索命咒的丢脸丑闻後,家养小精灵们可是对Harry的魔力波动熟悉到在Harry发动咒语前就通知他并随时在一旁待命了。

对家养小精灵来说从魔法成型到发动即使是多麽微小的魔力波动都能捕捉并感知到。这要如何的强大才能做到……而Harry如此刻意隐匿的离开又是为了什麽?
莫名的,他想起两年前说起Harry态度转变的时候severus告诫他的话。
他说「永远不要去探究那些你无法承担後果的秘密。」想着最近那些流传的谣言跟小道消息他心里隐隐约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陋居
Hermione Granger不,她现在是Hermione Weasley了。跟她当初的预想不一样,不过她现在仍是顺利的留在了巫师界且有了自己的孩子。在法律执行司担任助理。托黄金三人组这称号的福,即使Harry不愿在魔法部工作她的升迁还是比其他人要容易一些。她很快就会向所有看不起她的人证明麻瓜种的能力的。

窗外响起敲击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来自魔法部的加急密件!难道出了什麽事吗?心里闪过了几个可能的选项,一切都在拆信後化为一声嗤笑。她已经告诉那些人了,但他们听了吗?没有。愚蠢的魔法部,食古不化的人们。将信扔进壁炉她起身拿起斗篷赶往魔法部。熊熊燃烧的火焰缓缓吞没的纸上依稀可见“魔法部遭到不明袭击!奥罗司损失大量人手……

翻倒巷
Alexandra Colombo以兜售人的毛发指甲为乐,不论巫师麻瓜。她最常做的就是揪住从眼前经过的人在推销之时趁其不备窃取毛发指甲。她突然想起几年前抓住的那只苍白的手。那个後来又回头恭恭敬敬的向她这个肮脏的骗子鞠躬要跟她“交易”的孩子。突然就很想知道那孩子的近况,反正无本生意一天不做也没损失。闪过想拔她头发的手诅咒了想偷她钱包的混混後来到了一扇銹迹斑斑的铁门前,抬手欲敲门时门向内打了开来。
陈旧的气息带着木头的香味扑面而来。「我对你的东西没兴趣!我是要来使用我寄放的东西的!」对着举目所视的四面嵌入墙面的玻璃柜大喊,虽然很丢脸但还是谨慎的对自己施了个Bubble-Head Charm.
眼前的柜子向後退去一俊美的男子从柜子後现身,如果无视他媲美烟熏妆的双眼的话……「你嚎什麽,白魔王要占领这破地方了吗?你堵在门口是想为谁开路吗?」还顺带翻了个白眼。Alexandra关上门转身狐疑的看着自顾坐上高脚椅的男子。双手交叉胸前一副睥睨样,但眼尖的她却发现左手的手指却比平常苍白许多。就像是使力过度的样子。「你……」「我知道你会来。」转眼间男人的右手虚浮着一颗晶莹的水晶球。左手向右一挥玻璃柜退开来一扇木门浮现。「拿去。小声点,我并不想知道。」Alexander喝下跟心爱物一起飞来的小瓶子小心的捧着怀里的水晶球走进那扇木门。
确定木门完全阖上後暗暗的松了口气,没想到会受到这样的突袭。当年被追杀之时换取的契约,用庇护换取当印记灼烧时提供其後代协助。而以那个人的判断标准,所谓协助……
那个印记,缠绕在宝剑上的蛇。无法被抹去。当契约达成前拥有者死亡将会继承在其後代身上。拥有的人并不多。无法被模仿。原本静止不动现在却昂起头对他嘶嘶吐信的蛇。

暗夜的拜访,注定不被人相信的预言家,从未被激活的印记。他从不相信所谓的巧合。就像当年的追杀。清閒的日子,怕是到头了……

海的另一边
Nurmengard的夜晚通常是寂静无声的。准确的说,即使是黑巫师非不得以也极不愿踏足之地。而今日却来来往往了好些人。跟某些自诩正派的白巫师不一样,黑巫师有许多自己获知消息的门道。他相信他的人不会走漏任何风声,那或许是跨境时被捕捉到某些痕迹。不管如何他确信必定跟现在躺在客房床上睡大觉的男子有关。从来人的态度看来他们只知道有人进入德国境内。而问题是,为何如此急於试探他的身份?

※Bubble-Head Charm泡头咒
作者有话说:
觉得有的翻译好苏啊……任性的想用自己喜欢的译音 大家自备翻译器(被揍
然後Alexandra Colombo名字是我创的 不过这个人就是在翻倒巷拉住小H的那个女巫 烟熏眼妆男是自创角 在写的时候突然想到吧唧wwwww 後来想想自创角可能难避免 我大概会尽量用剧情里那些没名字但有出现的人~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