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裡的星塵

天馬行空 跳冷坑愛好者 即使入坑晚仍毫不猶豫的跳!

【HP同人】被掩蓋的真相-02


逐漸脫軌的列車


他沿著長廊奮力的奔跑著,千不該萬不該在課堂後留下的,但是他實在很想完善那論述中的美中不足。低頭閃過失了準頭的紅光,他艱難的掏出魔杖加強了身上的盔甲護身。只要上了10秒後會出現的那個樓梯就安全了。還差30步……20步……10步......

 

在將踏出腳的瞬間全身豎起的寒毛讓他往右跨了一步。衝過拱門的紅光在移動的樓梯間造成了巨大的聲響。錯過了!他踏上了固定樓梯的頂端,望著頭上及腳下不斷變動的樓梯,逐漸逼近的危險讓他焦躁了起來……下次接上還要5分。如果人數不多的話抵擋5分不是難事難的是曝露的風險會因此大大的增加。那座隱形的階梯。

 

在他猶豫不決的時候,一陣紛亂的腳步聲預示著追兵的到來。他往下了幾層停在中間的階梯面向來人。

 

“想去哪裡啊,你這狡猾的爬蟲類”為首的果不其然是那個只有體力稍稍能看的白痴,站在最前面就以為自己是老大,完全沒有一點察覺自己是被推出來當盾牌的蠢貨。

 

一二三四五……五個嗎……要脫困的話……自動忽略對面那些汙言穢語,什麼食死徒的餘孽惡毒噁心的Slytherin……都沒人可以教教他們怎麼罵人嗎?啊,差點忘了,他們可是愚蠢的獅子對精緻的語言藝術沒有一點天分。

 

看著對面的人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放話的人感覺面子掛不住了!不能被人看到扁!捏著魔杖就要施惡咒。立時一隻手推了他一把,魔咒就朝畫像間的牆擦了過去留下了一個坑。畫像裡的人尖叫著逃離了畫框。

 

掩在袖袍裡的手幾次握緊了又鬆開。這是赤裸裸的挑釁!要是在以往,面前的這些人早已……可現在……告誡的話語言猶在耳。他深吸口氣盼望鼓噪的魔力能平息下來。

幾個人面面相覷,這跟當初說好的不同。大家都想教訓狡猾的毒蛇但可沒說要怎麼做。有人悄悄退了幾步,有人則更加上前,「老大你看他那個眼神,他在笑你不敢啊!快給他一點教訓!」

「不好吧,要是被教授知道了……」

「哼,有什麼關係,現在教授也不想管他們了。以前是因為……」

身後的人似乎分成了兩派。而他轉身看著前面的人,當真如父親所言嗎?面對這樣的人數優勢仍挺直背脊一步也沒退後。這真是父親口口聲聲的卑鄙膽小的鼠輩嗎?

 

「老大你該不會是不敢吧!」

此話如同投入靜水中的石子引起了一圈圈漣漪。他感覺到了聚集的目光如此刺痛。

「即使會被責備也不能被看扁!」這樣的想法讓他再次舉起了魔杖。對了!父親說的那個可以用在討厭的人身上的咒語。既不會被人小看如果對面的人識相的話也會跪地求饒吧?他又看了一眼對面的人,那雙不躲不閃的墨綠色雙眼反而讓他窘迫的移開視線。

 

「什麼什麼!你們在教訓毒蛇嗎?也讓我參一腳啊!」

銀白色的身影咯咯笑著衝向眾人,反射性的向後退著。被嚇得四處跌坐的人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那個蛇院的孩子從樓梯的斷面跌下去。「哈哈哈哈,又教訓了一個。爽不爽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幾個人看著瘋狂大笑的的皮皮鬼在靜默了幾秒後也跟著笑了起來。「沒錯!連皮皮鬼也站在我們這邊!走了,回去上課吧!」沒人注意到被簇擁著離去的人那不正常的發白的臉。

 

在回到各自寢室休息的空檔他又想起了那個咯咯笑著的低語,「終於報仇了吧。開心嗎?FlintWood」「Francis,走吧!你在幹嘛!你的崇拜者在喊你了。」被稱作Francis的少年拍了拍自己的臉,跟著好友離開了寢室。那墜落之前墨綠裡一閃而過的銀灰色想必是他看錯了吧。

 

 

幽靈到底是怎麼實體化的呢?不,在這之前,有實體的還是幽靈嗎?不不,在此之前更重要的是,他有生以來還沒被以這麼屈辱的姿勢被陌生(人?幽靈!?)抓著過「放開我!」

 

順著在幽靈聽來特別刺耳的鏗鏘聲復返的幽靈被眼前的一幕逗得又哈哈大笑起來。「梅林的蛋蛋啊!哈哈哈哈……你是在抓貓嗎?抓貓也沒人這樣抓的好嗎!」

「我是幽靈……」

「幽靈也一樣!」

「你是故意抓我語病的嗎!」

「我不知道他……」

「我才不管你怎麼想,還不放下他是想抱到什麼時候!」

好不容易被放下的人揉了揉痠痛的雙腋完全不想知道跟傳說中完全不一樣的兩幽靈那點破事,他正站在一團霧狀的平面上呢!躁動的魔力也停下了。他好整以暇的看著兩幽靈拌嘴,或者更精確的說,單方面的訓話。

「哎呀呀,別那麼想嘛,小·獅·子。」

一瞬間,滿臉嫌棄的表情轉換成了滿滿的戒備。

「即便沒有你我也能撂倒他們。」他可不像那群蠢貨一般瞎。

「可你沒辦法讓他們閉口不言。」

「多的是……」

「多的是辦法,大多不合法。別忘了這裡可是Hogwarts。且你也無法保證他們不會被攝魂取念。」

「但……」

「暗箭難防記得嗎?潛伏才是重點。」

他有上千種論調可以辯駁,但都不會比現況更容易解決。最重要的是,他不能,也不願讓『他』失望。

「讓我回去。」

 

比想像中容易就說服對方讓他有點訝異,畢竟是那人帶來的孩子。

「你……」不問嗎?

「比起開口我更樂意自己尋求答案。」

令人驚艷。可無人指引怕是難以找到的。「你知道,地獄的聖經嗎?」再次被揪著上升的人掙扎著想擺出正常一點的姿勢,在聽到這句話時閃過一瞬間的疑惑而後越發明亮的眼睛讓他知曉那孩子懂了他的暗示。

可那立刻平息的殺意令他……「別忘了,我繼承的是誰的血脈。」從上方傳來的不大卻堅定的聲音消抹了最後一絲的疑慮。

 

結束了這邊而另一方面,那個手勢跟咒語如若他沒看錯的話……而他是不可能看錯的。

 

是這樣嗎,過去了這麼多年,仍是無法放下嗎?


驚奇的發現公司就是窩藏靈感的地方!(誤)

只用了一天就把一章生出來了(灑花 

在這章埋了很多東西希望之後不會忘記寫出來www在裡面放了一個我很喜歡的梗,期待有人能看出來。另一個幽靈是誰呢~ 來猜猜 感覺答案很明顯? 如果有人能兩個都猜出來過年(跨年?)就更一波或二波 覺得取名好廢 一個挖坑自己跳下去的趕腳 來跟我說說話讓我知道你們還在QAQ

ps覺得格式好奇怪阿...有人有建議否orz

评论
热度 ( 9 )

© 雪夜裡的星塵 | Powered by LOFTER